21点-21点规则【真.乐色】
全国咨询服务热线

400-0484791

当前位置:主页 > 团膳百科 > 常见问题 >

21点泉州晚报数字报·泉州网

发布日期:2020-07-02 12:31

  “时光的河入海流,我们各自分头走……”又到一年凤凰花开季。往年此时,在毕业答辩结束后,高校毕业生们一般会忙着拍毕业照,参加毕业典礼、毕业晚会、班级聚餐,甚至谋划着一场以宿舍或班级为主体的毕业旅行。而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泉州高校毕业生的毕业季被完全改变。“云答辩”、合成“云毕业照”、毕业作品“云展示”、“云毕业典礼”等“云毕业”方式,今年毕业季,很多活动只能转战“云”上。

  最近,华侨大学、泉州师范学院、仰恩大学等高校毕业生分批次返校,在一周左右的“最短毕业季”里,领取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办理离校相关手续,并与母校老师和同学道别。毕业既意味着大学四年美好时光的结束,也是另一场旅途的开始。在今年这一特殊时期,不论有没有“仪式感”,21点“最短毕业季,我们也要好好说再见!”

  记者了解到,华侨大学、泉州师范学院、仰恩大学等高校,均安排毕业生在5月中下旬,通过网络视频方式进行毕业答辩。

  5月18日,接到学院的毕业答辩通知时,仰恩大学2016级新闻系毕业生郑雅婷正在厦门一家传媒公司实习。三天后的晚上七点半,她如约坐在宿舍电脑前,与学校的评委老师们网络连线,开始自己的答辩过程。“我对论文的准备挺充分,所以答辩过程不会太紧张。”她的论文以综合自己在传媒公司实习时任美食编辑的实践经历,主要关注美食公众号的采编流程。凭着她的实践经历,答辩过程中老师们提出的一些问题,她都能应对自如。

  假如疫情没有发生,华侨大学2016级旅游学院酒店管理专业的沈桢宇同学设想的毕业答辩应该是在教室里进行,自己站在讲台上向台下的评委老师和同学们阐述自己关于毕业论文的一些构想、过程和成果,并面对面接受评委老师的提问。不过,5月中下旬,他和其他同学们一样,在电脑前完成了8分钟的网络毕业答辩。

  因疫情对旅游、酒店等行业影响较大,对沈桢宇来说,找到一份合适工作变得十分不易。“答辩之前我就一直在找工作,参加过多次视频面试,对这种面对着电脑一问一答的形式比较适应,因此整个答辩过程并不紧张。”他笑着说。幸运的是,在往届毕业的学长学姐帮助下,他顺利应聘到浙江宁波一家五星级酒店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

  与校门“合影”、在学校大礼堂拍照“留念”……为避免聚集增加疫情防控风险,一些高校推出“云毕业照”,让毕业生通过修图技术不用返校就能与老师同学们在学校“合影”。部分毕业生也通过搜集母校风景照等素材,自发创作“云毕业照”,弥补无法返校拍摄毕业照的遗憾。

  5月29日,郑雅婷在朋友圈发布一张特别的班级集体毕业照,并配文“永远可爱的16新闻1班”。与传统毕业照不同,那张照片以学校风景为背景,将每个同学的头像放置在一个卡通版学士服上,形成同框的效果,创作成一张卡通版的毕业照。之前以为无法返校的她一直希望,能有个会修图技术的高手,帮班级同学们一起来张卡通版的集体毕业照。没想到有心的班委得知同学们的想法,用早前同学们提交的证件照电子版,找到修图公司制作了这张集体毕业照。“愿望得以实现的感觉真的特别好!”至今,她都清楚地记得收到这份惊喜的欢欣雀跃。

  记者了解到,为了适应学子们创作“云毕业照”的需求,仰恩大学在其学校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及网盘上,上传校园景色为背景的修图模板,鼓励大家采取技术修图的方式定格美好瞬间,并为部分毕业生免费设计“云毕业照”。

  “前段时间,就有不少同学用电脑创作一些‘云毕业照’发在班级群里,供大家自行下载取用。”泉州师范学院2016级产品设计专业毕业生刘壮坦言,虽然通过修图方式创作出来的毕业照,没有传统毕业照效果好,但同样代表大家一段共同的美好回忆。为了找寻修图素材,同学们逛遍学校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收集校园美景图片,修出来的图片妙趣横生,颇具纪念意义。

  往年的毕业季,毕业作品展览是各大高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尤其对于美术专业学生而言,作品展览几乎贯穿他们的大学生涯。受疫情影响,不少学校选择了在线上进行“云毕业作品展”。

  6月13日起,泉州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陆续推出“破晓——2020届美术与设计学院本科毕业作品展”,展览分为美术学、视觉传达设计、动画、产品设计和环境设计等五个专业毕业作品类。

  “本届毕业生在疫情困境中,创造性地利用互联网和计算机的力量,为这次毕业创作增加了另外一种艺术创造维度的可能性。特别是一些绘本创作、三维建模和数字绘画等艺术形式在毕业作品中的运用。”该校美术与设计学院负责人介绍,这次云端毕业艺术展览不仅是美术教育力量的展示,也是一次有益的艺术实践教学尝试,为以后大学生创新创业思维提供了一种经验和参考。

  绿草茵茵、夕阳浪漫。6月20日、21日傍晚,华侨大学2020届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分别在泉州校区西区田径场、厦门校区田径运动场户外隆重举行,逾7000名境内外学子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共同参与毕业典礼。

  今年,受疫情影响,该校共有2780名境内外毕业生无法回到学校参加毕业典礼。学校通过网络全程直播毕业典礼,让身处世界各地的毕业生及家长等共同见证和参与这一重要的人生时刻。毕业典礼现场,来自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缅甸、巴西等国家以及中国香港、澳门、台湾地区的多位毕业生代表通过现场网络连线的方式,分享自己的毕业感悟,表达对母校的感谢之情。

  “在中国留学,有一种文化寻根的温暖;在华大读书,总感觉自己是主人翁,而不是匆匆过客。”来自缅甸的华侨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毕业生杨宇薇说,“虽然毕业了,但以后我还会关注母校的发展,也会在缅甸介绍中国、介绍华大,就像介绍我的故乡一样。”

  “620永远爱你们”“第一次看到毕业典礼的现场这么少的人,我太难了!” “让彼此的牵挂连上母校的WIFI,时刻与你们位置共享”……20日上午,在泉州师范学院举行的线上毕业典礼上,该校校长屈广清以《每一朵后浪都会滚滚向前》为题,通过幽默风趣、紧贴潮流的语言祝福2020届毕业生,赢得毕业生们的一致好评。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泉州师范学院今年的毕业典礼采用“云直播”方式举行,并邀请全体毕业生、家长及教职工通过手机端或电脑端收听收看现场直播。

  6月13日,泉州师范学院东海、诗山、江南校区迎来本科毕业年级第一批返校学生。据悉,为做好疫情防控,学校将毕业生分成三批于不同时间返校,2100多名毕业生从五湖四海赶来。13日清晨开始,该校各个校区的校门处就陆续迎来了返校的学生,大家按指定的进校通道经过体温检测、21点核验相关证件、查验健康码、消毒等多个环节,欣喜地进入久违的校园。

  6月14日—15日,是华侨大学第三批次学生——毕业年级本科生、研究生返校复学的日子。14日凌晨,该校经济与金融学院毕业生夏诗涵准时扫码进入校门,成为当天返校第一人。家在黑龙江哈尔滨的她,之前一直担心因为疫情,没办法在毕业之前再回母校看一眼,与陪伴四年的老师、同学还有校园好好告别。“一接到学校的返校通知,我就买了从广东到厦门的高铁票。”该校新闻与传播学院毕业生余靖仪听到消息后欣喜又激动。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为你撑腰,毕业快乐!”“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牵着你的手参加毕业的童话”……在华侨大学泉州校区和厦门校区,校园各处挂起了诙谐幽默的欢迎标语,红底白字的横幅承载着学校、师长对毕业生的深深祝福。

  6月5日起,仰恩大学按照分批错峰原则,有序组织符合疫情防控要求的毕业生返校。“大家一直都很期待能回学校,能在毕业之前再相聚一次。”6月10日,郑雅婷和同学们也如愿回到母校。在返校的两天时间里,他们在辅导员老师的帮助下借到学士服,终于弥补了之前只能合成“云毕业照”的遗憾。

  记者了解到,今年毕业季,因疫情防控要求,泉州各高校除了安排学生分批次返校外,也尽量缩短毕业生留校时间,短则仅有2天,长则一周时间,算是史上“最短毕业季”。匆忙地相聚,仓促地离开。今年的毕业季,难免给毕业生们留下诸多遗憾。

  华侨大学旅游学院团委老师孙娟娟介绍,该学院共有毕业生264名,返校学生200名左右。

  眼看着福建省内的同学19日返校,疫情期间一直待在河北秦皇岛家中的刘壮羡慕不已。接到学校的返校通知时,他也一度很激动。然而由于近期北京出现聚集性疫情,河北又紧邻北京,为了不给学校防控增加压力,他思虑再三决定放弃返校。

  “大四上学期,很多同学忙着做毕业设计、考研、找工作,相聚的时间并不多,本来期望下学期利用剩下的一两个月时间好好相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没想到碰上了疫情。”他说,上学期末,班级同学们就商量,等这学期毕业答辩结束后,全班同学一起出游,目的地暂定在福州和厦门,出游时间三五天的样子。“毕业后各奔东西,相聚的机会少之又少。大家都希望利用最后的在校时光好好道别,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无奈地说。

  “我很期待毕业典礼。”郑雅婷说,因为按照仰恩大学传统,被评为优秀毕业生的学生,可以享有上主席台被校长拨穗的机会,而她刚好获评学校优秀毕业生。可惜因疫情原因,学校今年取消了这一环节。这也成为她毕业过程中的一大遗憾。学校安排的集体返校时间,她所在的班级也有同学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无法返校或当天来当天走。“连当面说一句 ‘再见’的机会都没有,也不知道下次再见是何年何月。”她感叹道。

  “往年学校都会组织毕业生拍集体毕业照,今年因疫情关系学校不仅没有组织,还要求学生们不要聚集拍摄毕业照。”泉州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团委书记陈维说,不过学校有为学生提供学士服,让他们根据自身需求,自行拍照留作纪念。

  郑雅婷希望,2025年大家可以再次回趟学校,一起重温校园时期的美好时光,一起好好聚聚,弥补这次仓促毕业带来的遗憾。“我是个比较注重仪式感的人,不管约定在未来哪一天与同学相聚,我都会想办法回去。”她说。

  “我希望,等毕业十年或二十年,可以跟同学们再次相聚校园。”沈桢宇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在他看来,刚毕业后同学们都忙于工作,有的同学还会出国,短时间内再次相聚的可能性较小。如果等毕业十周年或二十周年再一起回校,因为本身存在的纪念意义,加上到时大家工作更稳定,聚齐的可能性更大。到时大家再一起重温大学的青春时光,弥补这个匆忙的毕业季留下的诸多遗憾。

  “大学四年,不论是学院领导、专业课老师还是辅导员,不仅在学业上给我们启迪,在生活中也对我们很照顾。我很感激他们。”刘壮动情地说。大学四年的他品学兼优,多次获得学校的奖学金,并顺利考上天津美术学院造型基础专业继续读研。为感恩母校四年来的培养,他接到学校返校通知后,拿出部分奖学金购买了一千个口罩捐给学校。“现在还没工作,能力有限,只想为学校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学校方面表示,等疫情结束后,欢迎我们随时回到学校,弥补今年毕业季错过的这些活动。”憧憬未来的相聚。

Copyright©2015-201921点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