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点-21点规则【真.乐色】
全国咨询服务热线

400-0484791

当前位置:主页 > 合作案例 >

21点余姚华联商厦改制涉嫌违纪违法 风波七

发布日期:2020-10-03 08:54

  2008年春节期间,浙江余姚华联商厦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军显得很繁忙,他频频在浙江余姚电视上亮相,但不是上新闻或为公司作广告宣传,而是辟谣。在此之前,杨军还以公司名义在《余姚日报》上以公告形式辟谣。

  这个席卷整个余姚市的传言是:华联商厦要以近8亿元的价格卖掉,而华联商厦股东手中3万元股金将卖90万元。

  还有传言说我已移居海外,甚至说我生癌死掉了。杨军愤愤道,已经严重损害了公司和我的名誉!21点

  华联商厦在报纸上的公告称:本公司从未作出过有关公司转让、买卖、并购等相似内容的意向和决议。

  但传言并非空穴来风。据华联商厦的股东透露,就出卖华联商厦的事宜,2007年10月曾多次召开公司股东会专门研究过。

  2008年元宵节,余姚市位于闹市中心的华联商厦人群熙攘。这个余姚市最大的零售商场是余姚市民节日必逛之地。

  54岁的竺雪燕没有逛街的闲情,她神情黯然地经过华联商厦,默默注视着这个带走她全部青春的地方。

  36年前,风华正茂的竺雪燕进入华联商厦的前身余姚市百货公司做一名营业员,后成为百货部柜组长。20多年来,她同其他职工一样,期望着平平安安干到退休。

  2000年,一切发生了变化。2月15日,有人发给竺雪燕一张选择表,要竺雪燕在上面打钩选择。华联商厦要改制,本人同意与企业终止劳动关系,不再保留国有企业职工身份。

  46岁竺雪燕与儿子组成单亲家庭,儿子正在部队服役,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留在企业:企业肯定会留下我的。她不敢想象失去工作的后果。

  6天后,竺雪燕接到商厦通知:同意你选择进入社会失业的意愿,要求她在之后的几天时间内办理好失业等手续。

  竺雪燕蒙了,她填表时绝没有选择进入社会失业。她仍执著地按时上下班。仅仅几天后,她发现有人顶了她的岗位。她这才含着眼泪去公司签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29年工龄以近1.8万元买断了。从此她与华联商厦没有任何关系了。

  竺雪燕失业后,除了交养老保险,的钱她不敢再动一分。她曾一度偷偷跑到火车站去讨饭,火车站食堂承包老板看她可怜留她洗碗送饭。

  高强度的劳作令虚弱的竺雪燕病倒住进了医院,一次子宫肌瘤手术,21点,住院半个月花去了她大部分的钱。幸运的是竺雪燕熬到了50周岁,终于拿到退休金,生活才有了依靠。

  与竺雪燕4年后能拿到退休金相比,许多华联商厦的职工情况更糟。不少双职工都失了业。叶百生和叶兰是华联商厦的双职工,在这次改制中,才40岁出头的夫妻双双下岗。

  夫妻俩的钱有两万元,又借了钱筹齐3万元交给公司。说是不交3万元集资款,就不得留在企业工作。拿到公司3万元集资款的收据,叶兰得以继续在华联商厦工作。

  但几个月后,在叶兰一次请病假之后,公司就打发叶兰回家。2000年底,叶兰终于失业。夫妻俩打零工、靠亲戚的救济,艰难地供养两个子女读书。前不久,叶百生骑车摔断了腿,一家四口靠叶兰500元打零工收入生活。

  华联商厦是余姚市商业集团公司的下属国有企业。这个注册资本1300万元、建筑面积3.43万平方米、在册职工692人的余姚市商业零售企业的龙头企业,在1999年余姚市推进国有集体企业改制的攻坚战中首当其冲。

  杨军当时是余姚市商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华联商厦总经理,是当时余姚市最年轻的副局级干部。杨军与商业集团总经理卢绪安关系不和。

  华联商厦老职工中流传一种说法:杨军自感仕途无望,改奔钱途,于是华联改制杨军自然是想将华联收入自己囊中。而杨军称,他买华联是事业心、责任感驱使。

  根据基准日为1999年6月30日的资产评估,华联商厦全部资产减去负债后的净值为1.2亿余元,但转让给杨军的价钱是2230万元。这也是7年后引起职工上访的主要原因。

  因为余姚市政府明确规定,国有企业改制一律按评估确认的净资产为底价,凡买方在两个以上的都必须实行竞价拍卖。

  那么1.2亿元的净资产为何贱卖2230万元?2230万元又是如何确定的呢?

  余姚市国资局局长王文益称,2230万元这个价钱是商业集团与杨军双方商定的。

  按照商业集团对华联商厦上访职工的信访答复:对转让华联商厦作过两次公告。第一次公告仅杨军一人报名,经面谈转让基价1230万元,经市企业改制领导小组同意以此为基价进行第二次公告。卢绪安说。

  余姚市太平洋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也报了名,并按规定交了500万元保证金。这是一家台资企业,实力雄厚。不料几天后,该公司突然退出,还写了自愿退出的申请。余姚市企业改制领导小组同意太平洋退出,并退还了5 00万元保证金。而按规定,自愿退出拍卖,保证金应没收。

  杨军最终毫无悬念地以2230万元买下了华联商厦。他分多次付清了转让款。杨军哪来的2230万元也是职工质疑之一。

  卢绪安反复强调,两次公告都是在市政府指定的地点张贴。余姚市国资局王文益还拿出了商业集团在桐江桥宣传窗拍摄的第二次公告的照片。但原华联商厦的职工们说,他们根本没有看到这些地方张贴过华联商厦转让公告。

  卢绪安称,他们没有考虑到余姚市以外刊登转让公告,只因为本地企业买下能使职工得到较好的安置。最终的转让成交价是没有公告,因为整个余姚市都是这样。

  在改制的当年,杨军超额完成了50%的职工安置任务,但是第二年开始,大批职工被解除劳动合同。至今华联商厦老职工已所剩无几。

  按规定,国企改制时,应对原企业法定代表人离任审计,未经离任审计不得出售。但是对杨军并没有进行离任审计,而且华联的无形资产也未评估。

  杨军与商业集团签下的国有产权转让协议书的时间是2000年1月20日。在商业集团向余姚市政府请示华联商厦转让价的文件上,分管副市长刘猛进批示同意转让基价2230万元的时间是2000年2月2日。同一天,余姚市改革指导小组作出审核意见:根据市领导意见,同意转让基价为2230万元。

  这表明,在余姚市领导和企业改制领导小组确定2230万元转让价的10多天前,商业集团已按这个价格把华联商厦卖给了杨军。转让协议已生效。

  出人意料的是,杨军个人买下华联商厦之后,又将其中49%的股份转卖给华联商厦5名副总等公司领导。这5名公司领导每人出资127.4万元,他们有无出资到位无人知晓。

  有人,杨军如果一个人独吞华联商厦,可能会惹恼众领导,引起内讧,企业的内幕会暴露。

  2000年8月,改制后的浙江华联商厦有限公司工商登记注册资本为1300万元,6名股东,杨军占51%股份。

  2000年12月,华联商厦股东扩大到42人,杨军所占股份下降,但仍相对控股。其他5名公司领导股份也下降,增加的股东大都是中层骨干。

  在华联商厦转让协议签订一周后,商业集团才将华联商厦的改制方案报送余姚市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审批。2000年2月2日,余姚市企业改革领导小组作出同意的批复。当年4月3日,余姚市国资局方作出同意置换华联商厦国有资产的批复。

  整个改制过程,华联商厦没有召开职工大会或职工代表大会。时任华联商厦党总支副书记、工会主席的金佐是说,上级工会没有要求,我们余姚企业改制多数不召开职代会。

  但是这位工会主席忘了《工会法》及职工代表大会制度,我国法律法规规定,企业发展和生产经营重大决策方案应经职代会审议,涉及职工切身利益的重要改革方案应经职代会审议决定。

  不仅如此,余姚市政府也专门发文,规定有条件的可在职工大会上发布产权转让公告,无法召开职工大会的可将产权转让书面公告送达每一个职工。

  叶兰称当初为了留在企业工作交了3万元集资款,当时没有人告诉我可以入股,否则,我早入股了。叶兰被解除劳动合同时拿回了3万元集资款。

  2007年11月,已退休在家3年多的竺雪燕得知一个消息,说华联商厦要被卖掉,股东发了,当初入股时的3万元涨了30倍,能卖90万元。

  这一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余姚市。各种传闻四起,有人称杨军已移居海外,携款外逃了。

  原华联商厦的职工认为华联辉煌的今天是他们的血汗奠基的,华联改制没有经过职代会是违法的,不能让少数人侵吞国有资产和改革成果。

  他们请了律师介入调查。律师从有关部门查到的资料表明,华联上亿净资产只卖了2230万元。这让我们愤怒了。叶兰夫妻说。

  包括竺雪燕、叶兰夫妻在内的300多名华联下岗失业职工开始联名上访,要求政府公开改制过程。下岗职工认为华联改制涉嫌国有资产流失、涉嫌定向转让和转让款向、涉嫌暗箱操作等三大问题。

  在杨军看来,这些职工是犯了红眼病,受个别人的煽动。如果华联现在要倒闭了,职工们还会闹吗?

  平常基本不去华联商厦的董事长杨军不得不往商厦转,在电视上露面以辟谣。

  余姚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胡坚华觉得职工有点过分。他认为华联改制7年发展迅速,由一家百货店变成3家百货店、200多家连锁,连续3年进入国内服务企业500强。

  这一切是华联经营班子的努力,经过一系列改革取得的。市政府始终认为华联的改制,是严格按市政府改制文件精神和商业集团改制方案办理的,是公开、公平、公正的。不存在上访职工所反映的三大问题。

  2008年1月15日,商业集团对国家信访局转办下来的华联上访职工的信访作出答复。上访职工不服向余姚市政府复议,2月22日,余姚市政府作出维持商业集团信访答复决定。上访职工随后向宁波市政府申请复议。

  对这一切,杨军称他非常委屈:自己为华联吃了这么多苦,如今有人却把我视为腐败分子,变成了窃贼和罪犯,这不仅损害我的名誉,侮辱了我的人格,而且影响企业信誉,企业资金面临危机。

Copyright©2015-201921点版权所有